Call US - 214 - 2547 - 142

Home » 未分类 » 1626_a2044

1626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嗯。”夏悦晴点了点头。

“因为礼金的事?”

既然她不是身体不舒服,裴逸庭也不急着开车回去了。

“不。”夏悦晴矢口否认。

礼金只是一方面,但真正触动夏悦晴的,是甄双燕的感情。

“这么多年一直是姨妈抚养我长大,教育我成人。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夏以宁,她是姨妈真正的女儿,为什么我不是呢?”夏悦晴有些自嘲地问。

虽然她不是甄双燕的亲生女儿,得到的待遇不必夏以宁差,甚至比夏以宁还好。

但是这种感觉,是不一样的。

“们的关系已经超越了血缘关系不对吗?所以,是不是亲生的,真的有那么重要吗?”裴逸庭失笑地问。

没想到这个时候,夏悦晴竟然钻入死胡同想这些。

“对啊,我知道,可是心里还是有那个奢望。”夏悦晴也反应过来,摇了摇头。

家里的甜蜜女佣人

大概是要结婚了,人也跟着矫情了,被姨妈的举动一刺激,就有点受不住。

“没什么好纠结的,姨妈抚养长大,将她当做亲生母亲,好好报答她的养育之恩,也是一样的道理。”裴逸庭中肯地打建议。

夏悦晴点头同意,她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但是裴逸庭能这么说,她很高兴,也很感动。

“谢谢。”夏悦晴郑重地道谢。

谢谢裴逸庭能如此包容她,也谢谢他做的一切。

“傻瓜,我们是夫妻,夫妻还说什么谢谢?”裴逸庭扬声反问。

夏悦晴吸了吸鼻子,他看到了,立刻抽了纸巾递过去。

“裴逸庭,有时候还真的挺怕这种差距的。”她擦了擦脸,有些感慨地说。

“嗯?”

“刚才夏以宁这么说的时候,我真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藏起来。很尴尬,很丢人。”夏悦晴蹙了蹙眉,还是直言不讳地说了。

“夏以宁?”裴逸庭念着这个名字,眼底闪过一道嘲讽。

“一个没长大,叛逆的小女孩说的话而已,还真当一回事?”

用叛逆去形容夏以宁,已经很客气了。

夏悦晴笑着点头,却没有多说。

她怕到了跟裴家老太太还有其他人吃饭的时候,夏以宁还这样口出狂言,到时候才真的丢人。

“礼金的事……”这句话刚起了个头,就被裴逸庭接过话题。

“这件事,我会解决。”

“嗯?”夏悦晴下意识看他。

他解决?怎么解决?

不管是给五千万,还是按照姨妈说的那个数,都不好。

“到时候告诉。”裴逸庭难得卖了个关子。

真正回到他们的住处,已经不早了。

夏悦晴先洗了个澡,坐在沙发上撒头发,随后裴逸庭也拿了衣服进去洗澡。

等关门声传来,夏悦晴才有些紧张地站起来,在屋内来回走动。

他们早就住在了一个屋子,但是依旧没有太大的进展。

裴逸庭没有什么表示,不过是因为她没有动静。

但是再这么下去,对裴逸庭不公平。

今晚,或许,她已经做好了准备?

夏悦晴这么一想,又有些紧张了起来。

她不是做好了准备,而是时机到了,婚礼在即,难道还要等到新婚夜才给裴逸庭机会?

但是,她听严一诺和宋唯一都说过,结婚的那一天很累很辛苦,到了晚上还要敬酒,他们新郎都喝得烂醉如泥,更别提再做什么了。

夏悦晴幻想一下,自己的新婚夜大概也是一样的。

到时候面对一个烂醉如泥的新郎,难不成要她这个新娘来强上?

想想,都觉得瘆得慌。

不然就是,一人占据一个位置,呼呼大睡?

不管是哪一种,都不是太愉快的新婚夜。

既然如此……夏悦晴咬着唇看了看浴室的门,心里暗暗有了主意。

洗完澡,裴逸庭一如既往看了一会儿财经杂志,等快到睡觉时间了,才将杂志搁下。

这边只有一个房间,叫夏悦晴过来住之后,裴逸庭老老实实睡在沙发上。

就这么挺过来好长一段时间。

到他自己都习惯了。

然后,外面开始下雨,打雷,轰轰作响,看样子这雨来的很急,外面电闪雷鸣的,有些吓人。

当然,裴逸庭一个大男人没啥,该干啥干啥。

夏悦晴其实也不怕,打雷而已,她不是什么娇弱的女孩子。

但叫裴逸庭睡到主卧需要一个理由,于是,夏悦晴犹豫再三,抱着被子走到门口。

裴逸庭刚刚在沙发上躺下。

为了睡得舒服,他换了一套新的沙发,挺大,虽然不比床,但是也不会难受。

“裴逸庭。”夏悦晴有些不好意思,声音弱弱的。

“恩?饿了?”

裴逸庭一股脑爬起来,顺着声音看了看。

没注意到夏悦晴还抱着被子。

他今天倒是注意到,在夏家,夏悦晴没吃几口饭,饿了也不奇怪。

“额?”饿了?夏悦晴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裴逸庭微微拧眉,十一点了。

“我去给煮个粥,等一下。对了,怕打雷的话,把窗帘拉上。”裴逸庭说着,迅速掀掉被子,起身走向厨房。

裴逸庭的厨艺不能说多好,但是煮的粥味道确实不错。

在一起住的这段时间,夏悦晴享受过几次这样的福利,这一点对裴逸庭,她是赞不绝口的。

夏悦晴想说不用,但是摸了摸肚子,感觉是真的有点饿了。

于是,大晚上的,外面风吹雨打,裴逸庭则是开了门,过去夏悦晴那边煮粥。

夏悦晴也跟了过去,看着裴逸庭跟一个贤惠的老公一样,心里忽然有一种赚到了的感觉。

能赚钱还能煮粥,这种男人可不多。

裴逸庭加了两颗皮蛋,放了点姜,夏悦晴不爱吃葱他就不放,看着姿势很娴熟。

“听说一个月之后有个好日子,觉得如何?”发着呆,裴逸庭的声音传来,叫夏悦晴忽然惊醒了。

“嗯?什么一个月后?”夏悦晴下意识问。

“婚礼。”

“额?这么快?”夏悦晴大吃一惊。

“快?我觉得挺慢的,就算是明天就举行婚礼,我也很乐意。”裴逸庭笑得意味深长。

“为什么这么说?”

“等结婚了,我可以明名正言顺地睡主卧了吧?”裴逸庭转过身,直面问道。

Post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