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l US - 214 - 2547 - 142

Home » 未分类 » 0356_a2066

0356_a2066

   七只大箱塞满了被褥和衣物,一只放了叶子皓读书之物,其他人还各装了一只大箩筐,读书郎还另有书箱。

   再加上绣架、生活等零碎用品也装了两箩筐,还有没运完的酒坛子也用草垫子裹紧了装好。

   所有东西整整堆放了三驴车,这趟回家可不亚于搬一趟家。

   吃了中饭后,他们把家里收拾好后,就和大姑一家告别。

   因在信中早已说明,这次叶重信过来,又带了三车柴禾,给了一车送郑家,另有两车自家足够用到年后了。

   毕竟大姑和姑父要烘晾干豆皮,家里柴不够用也不行,多准备一些,用起来才宽松。

   安置好县城的事,大家便赶车出门,郑夫人和郑先生听见动静也出来相送。

   看着仍然清瘦没有恢复的叶子皓,夫妇自又是一翻叮嘱,让他认真读书,不可荒废,年后盼他小考成绩斐然。

   有这样关照自己的夫妇,叶子皓和叶青凰感激行礼道谢。

   一翻寒暄之后,叶青凰便扶了叶子皓上了马车。

   马车厢中,小的们都挤在一起,正笑嘻嘻地看着他们。

   “凰姐姐快点儿!”

   微甜爱笑的女孩夏日写真

   “挤一挤暖和,哈哈哈。”

   “过去一点,给堂哥多腾点地儿。”

   “小姑,压到我衣摆啦,让让,让让。”

   “凰姐姐,这边!”

   “……”

   叽叽喳喳的声音,都是回家的开心,也有坐马车的开心。

   这一车大小竟有六人,把马车上的坐凳都要挤翻了,小兄弟更是坐在地上,让叶青凰忍笑不已。

   不过她没有说什么,就算再挤,能这么暖和地挤回去,也值得了。

   但她和叶子皓没有坐到最里面,而是给了小姐妹和铭儿,三个小的挤在一起恰好坐下。

   他们则坐一边、小兄弟坐一边,这么一安排就都坐下了,不用坐在地上。

   李家就这一辆马车,定做得还是宽敞的,放下厚帘子,叶子皓解下斗篷搭在膝上,便不畏从帘角吹进来的冷风了。

   “都坐好了吗?要回家喽!”叶青枫掀帘看了看这一车满满的,也不禁笑了。

   而叶青凰看着大哥系好了帽上的搭耳子遮住了半边脸和耳朵,也不禁弯了弯唇。

   原本她没给大哥做棉帽子,后来铭儿和她说,爹在外面挑担肯定也冷,想要二姑帮着做一顶。

   于是她抽空便做了两顶出来,还有棉护膝,上回二房爹过来,便让他带了回去。

   没想大哥戴得到挺欢喜的,这次来还说有这帽子,冬天在外面走确实暖和不少,以前都冻耳朵。

   拿护膝绑脚,下雪天里到是暖和,不冻膝盖,对他们风里来、雨里去做小买卖的人,确实方便实用。

   今天都戴着呢,二房爹和赵家兄弟也是。

   一声吆喝,马车前行,驴车跑在前面,这时候渐渐拉开了距离。但街上人看见,都在议论,这是谁在搬家呢?

   若非有人问出了叶重信,都不知道是谁家。

   “怎么把家什都搬走了?怎么没看到叶案首呢?”

   “叶家几个孩子呢?难道后面那辆马车也是?”

   “……”

   在低低传来的议论声里,一行人出北门而去,很快行走在安静的官道上。

   为了给大家一些收拾的时间,也能早些回家,叶重信他们天亮吃了早饭就出发了,到镇上与早就约定好的叶青枫会合,一同赶来县城。

   吃了中饭就返回,下午就到了镇上,不过驴车先行,马车折进镇里。

   叶子皓要去书局交抄书任务,因生病而无法读书,也无法静心,近来他挑书的时候居多,但也只抄完了十册。

   先交给书局,剩下的再慢慢抄。书局掌柜见到现在这模样的叶子皓,心中也是吃惊不已,连忙请他去后面找管事。

   管事不好说什么,只说甚好、甚好,慢慢抄注意休息。

   收了一千七百七十文钱,又买了几刀纸,便去斜对面布庄找叶青凰。

   叶青凰带着小姐妹在这边挑布料,而这当口,叶青枫已带着儿子回李家去了。

   儿子又是月半没有见到娘,自是让他回去聚聚。

   李氏再浑,也是铭儿的娘,纵使上回当众骂了铭儿撒谎,让铭儿委屈难过,但他一样会思念娘亲。

   叶青枫把孩子放在铺子门前,将一坛酒交给李掌柜。

   “爹,这是子皓自家泡的桂花酒,送给你尝尝。”

   “哟,这孩子有心了,替我多谢他呀。”

   李掌柜没想到叶子皓还有酒送自己喝,顿时满脸笑容地接了过来。

   “他在书局有事,我先送他们回去,铭儿,跟你娘说一声,我晚饭前赶回来。”

   叶青枫说着又匆匆赶了马车折回书局巷口,看到小兄弟从书局跑向布庄,便将马车停在布庄门前。

   叶青凰一边挑布、一边教小姐妹认布,忙了好一阵,见大哥赶马车过来了,这才开始买布。

   叶子皓站在铺子门口,和掌柜地在说话。

   到不是他如今能和掌柜的都聊得上天,而是如今镇上人都关心他的情况呀。

   听说他被亲人陷害,被奶奶骂病了,都关心着呢。

   如今见他瘦弱成这样子,早不是当初来镇上时的丰采,自然是满心感慨,有太多话要说了。

   布庄掌柜可没有书局掌柜那么识趣,话可多了。

   结果,叶子皓反过来求对方别说了,再怎样那也是自己的祖母,听到人说她不好,心里同样不安。

   不管哪一方输赢,都是个两败俱伤的结局,如今听人骂奶奶不是,便是如此。

   叶子皓不能夺门而出,也不能一怒斥责,只能好言解释。

   说奶奶只是气怒之下无好言罢了,村妇不懂这后果的严重,若是懂,定不会这般骂他。

   好在叶青凰很快选好了布料,一匹雪罗绢、一匹云绢、两匹普通细绢,再有两匹给叶子皓做新袍的好料子,新年可以穿。

   另外又给小的们都扯了两身新衣料,都是为年后开春准备的。

   早春天仍寒,春衫依然用厚布。

   如今他们都有几身棉袄,夏天也有做新衣,就早春这一块仍然空白。

   因为今年早春,他家仍穷啊。

   不过此时才是冬月,明年的春布还未出来。

   这是今年的春布,此时买来不新也不旧,价钱到是便宜一些。

Post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