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l US - 214 - 2547 - 142

Home » 未分类 » 0011_a2066

0011_a2066

   叶重义便适时开口,将之前和叶青凰打过商量的事说了一遍。

   叶老太太一听立刻黑了脸不同意。

   “娘,青枫和青柏身为兄长尚且没有交多少银钱回来,让她们姐妹日夜辛苦,绣品卖了钱却到公帐上了,这对她们不公平!”

   叶重义也沉下脸色,不打算退让。

   他能力有限还背了这么多债,可不能连累两个女儿。

   “虽说能者多劳,她们也是为了这个家,但这个家吃饭不需要这么多钱,她们又到了说亲年纪,娘打算给她们姐妹多少嫁妆?”

   “如今凰儿可以绣几两银子的绣品,霞儿也是她娘教出来的,下次也让她试试手,若能提高价钱呢?”

   “交一半到公帐也不少钱了,不但能还债,还能改善家中生活,她们若不绣了,娘的公帐上也不会有这笔赚头。”

   叶重义分析利弊,最后甚至威胁起来。

   叶老太太听了又气又急,这可是到手白花花的银子,若让她再拿出来,不如要了她的老命!

   “叶重义!你存心逼死老娘!我不活了!”

   叶老太太把筷子往桌上一拍,就开始哭嚎起来。

   甜美俏丽的萝莉

   “欺负老娘年纪大了赚不到钱了啊!”

   叶老太太这一嚎,叶重义沉着脸却是再也开不了口。

   再说下去,满村里都知道他的不孝了。

   但这事若就此妥协,可就要逼死他们父女了。

   “奶奶,针线和布料钱总要给我和姐姐吧,还有你答应过,若我绣了出来,会给我一吊钱的。”

   叶青凰迅速做了权衡,先从小处拿回点本钱。

   “你姐就绣了那么几块帕子,能给几文钱?我给她十文都留不了几个了。”

   叶老太太又嚎了两嗓子,似乎已打算好了,这才开口。

   “你的五两银是实打实赚回来了,针线和布料却是我找你大哥拿的,答应你的一吊钱,奶奶也不食言。”

   叶青凰没有接话,只是看着奶奶。

   叶老太太也不想一直这么嚎,就立刻起身去拿钱。

   她可是特地让林娘子给了一两银的散钱。

   一千个铜钱加四个一两重的银锞子,她装在篮子里再用布捂着,装着不重的样子小心地提了回来。

   “奶奶,这一吊钱是我绣五两绣品的辛苦钱,那还剩下四两九钱,怎么也要给爹三两去还债吧?”

   叶青凰收了一吊钱才开口谈判。

   这也是她第一次这么强硬地提出要求,就连叶青霞都诧异地看了她一眼。

   但叶青霞手中攥着那十文钱只在心中冷笑,已另有打算。

   “三两!”叶老太太惊呼,不敢置信地瞪着叶青凰。

   “我去趟镇上车钱就要二十文,我跑一趟都不要辛苦钱呀?”

   “公帐上都没几个钱了,下个月的油盐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你干脆说以后不用吃喝好了!你当这钱都是光杆子,只进不出的!”

   “噗。”听了奶奶这句话,叶青霞没忍住笑了一声。

   “死丫头你笑什么!”叶老太太立刻瞪着大孙女。

   “奶奶说的好像是自己吧。”叶青霞放下碗筷,冷笑一声。

   “奶奶找大哥、二哥要不到钱充公帐,就把我们当苦力使唤,不过啊,我累了,不想绣了。”

   “奶奶你有五两银子的好赚头,你找她绣去。”

   叶青霞起身往外走。

   “我睡觉去,这钱是别人的,身体是自己的。”

   “你!你!你个不孝的死丫头!”叶老太太被大孙女噎得浑身颤抖。

   骂人她在行,可是盯着自家孙女骂,她也开不了口哪。

   “姐姐说得极是,身体是自己的,我这半个多月没日没夜赶活儿,眼睛早就看不清东西了,我得歇个把月再说。”

   叶青凰原本是要以不绣为由跟奶奶谈条件的,没想到让叶青霞抢在了前面。

   那更好,有姐姐挡在前面,她不过是有样学样罢了。

   “你!你这白眼狼!叶家将你养这么大,你不说报恩还横上了!”

   “告诉你!叶家不欠你的!是你欠叶家的这辈子也还不清!”

   “呵呵,奶奶这算盘可打得响!”

   叶青凰终于忍不住冷笑,利益当前才能更看清一个人的本性。

   “青喜,你去趟二叔家,让堂哥去通知三叔一声,请两位叔叔赶快来咱们家一趟,你再去请族长爷爷。”

   叶青凰看向小弟突然开口。

   “凰儿!”叶重义一声低喝,虽然这事他也很不满,但连族长都请,可就闹大了。

   “爹,当年你将我收养,我很感激,也一直想着赚钱帮你还债。”

   “可是奶奶将钱抓在手中不愿意拿出来,这钱是赚了,债还是没还哪。”

   “这也罢了,我一片苦心,如今还成白眼狼了。”

   “我要问问族长爷爷,我一个养女在叶家这么多年,是不是白眼狼!”

   叶青凰以从未有过的强势看着叶老太太,竟然说她在家里横,那就来一次横的。

   人心真是无底洞。

   叶老太太舍不得与叶青凰分钱,可若叶青凰走人,却是一文钱也拿不到了呢。

   “好啊,那就请族长评评理!”叶老太太老脸胀红,跳着脚指着叶青凰大骂。

   “我们叶家养大了你,刚会赚点钱就要分利,就拿着架子威胁我老婆子,我到要看看这村里谁家闺女像你这样!”

   “你就是个不明来历的野丫头!人家抛弃的野种!反咬一口的白眼狼!”

   “娘!”叶重义刚拉住小儿不让出门喊人,听见娘这辱骂声顿时也火了。

   “我们叶家是仁善人家!你不为自己也为儿孙积点口德!”

   “怎么!老娘还骂不得了?我偏要骂!野种!”

   叶老太太梗着脖子,两手叉腰高声怒骂。

   “你!你!青喜!去请族长爷爷去!”

   叶重义气得差点吐血,拄着拐杖浑身颤抖,也终于下定了决心。

   “娘!儿子管不了你!可你不贤不慈,还有族里能管!为了这孩子!为了她死去的娘一点善心,我也不能让你就这么骂她!”

   “爹,要不我先去二叔家,再把三叔也请来,咱们先商量商量,若是商量不了结果,再请族长爷爷如何?”

   叶青喜见爹气成这样,心里也是怕事情闹大的。

   他不知道请了族长爷爷的后果,但他怕族长爷爷惩罚奶奶,更怕族长爷爷惩罚二姐。

   二姐那么好,可这里毕竟是叶家,她只是养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