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l US - 214 - 2547 - 142

Home » 未分类 » 1252_a2066

1252_a2066

   以后,至少在京城里他不会多出祁王府做绊脚石,若能真正拉拢过来做靠山,也能成为那些对手甚至仇家的威慑。

   这些威慑,不是为了让他狐假虎威,而是尽量减少不必要的冲突、算计,甚至危险。

   他有两个孩子,他便有意愿做孤臣,也不敢拿孩子的安危去赌。

   他有软肋,不得不周全算计,尽量两全。

   “你的想法是好的,可你想过没有,你这位子其实不如去六部,你为何不去?”东方昕宇明白了,却仍是不能理解叶子皓的选择。

   不管是公义之剑还是孤臣,这条路都不好走,问题是不管有多少成绩,都绝对是受百官嫌弃甚至憎恨的。

   没人有愿意利益之前横着一把随时会斩杀自己的利剑。

   除非他成为某些势力手中的刀,不然就会成为更多人的敌人。

   吃力不讨好,说的便是孤臣。

   “虽说现在凰儿身份还没暴露,但我该回避的还是回避一下吧。”叶子皓却笑了笑,神情自然地说道。

   虽说东黎也不是驸马完全不能入朝,只不过得重用的还是不多。他娶的虽是北苍公主,但要避嫌的地方却是更多了。

   因为他家公主是北苍的而非东黎的。

   白纱裙美女赤脚漫步海边浪漫写真

   就算他不在意,到时一旦揭开事实,也会遭到朝官反对的,何必等到那时再被人调离呢。

   如今这御史一职,他到是很乐意。

   既然回避不了入朝为官,那就做一个让百官嫌恶、畏惧的言官好了。

   他人还在南华州,却是早就交代了欧阳不忌,带批暗卫过去。

   先将朝廷局势、百官势力分割、一些矛盾关系、敌友之分,都给梳理一遍,将查到的消息汇总,等他入京时正好在路上看。

   只是这件事是他傍身之宝,可不会告诉东方昕宇了。

   “原来你是个通透人,当初拒不为官,也是想就此在民间做个清闲人吧。”

   东方昕宇没想到叶子皓拒去六部竟然是这个原因,一时惊讶、也有些感慨。

   “你以为在民间,更有利保护凰儿身份不被人发现,自然也就少了那些危险,但你别忘了,北辰曦不会一直让你们这样,凰儿身份总会公开的,也肯定要回去省亲的。”

   “除非将来你留在北苍,不然还是早些入朝为官才是正途,也早些为凰儿建一个符合她身份的安稳的家。”

   堂堂长公主再是落魄,也不应该成为商妇。

   “嗯,此一时彼一时,现在我接了圣旨,为官我无所畏惧,只希望在北苍大舅哥公开凰儿身份之前,咱们东黎的亲戚、长辈莫要先漏了消息。”

   “一个流落在外而不能回家省亲的公主,是会被人看笑话、说闲话甚至轻视的吧,到时叫凰儿情何以堪?”

   “到时,我自不会忍耐,若我闹将起来,咱们皇上、祁王府又当如何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是这个原因,让我生气喝退了外祖母派来的嬷嬷。”

   叶子皓说着他们的难处,顺便解释了不惜得罪祁王府也不退让的事情。

   “是家奴擅自揣测主子心思而做的决定,并不能代表祁王府的决定,此事还好你拦下了,不然我真不知如何解释。”

   “总之,这事儿在祁王府,不怪你,你也莫往心里去了。”东方昕宇见叶子皓又提起这茬儿,不禁尴尬地一抱拳,算是当面致歉。

   “我也没抱怨的意思,原因、后果我都说了,剩下的就看外祖家是不是真疼凰儿、会不会保护凰儿免受伤害了。”

   说不抱怨,说出来的话还是带着气闷,东方昕宇无奈地扯了扯嘴角,只得再次保证。

   “这种事以后不会发生,若真是被人知道了而对凰儿不够,祁王府必不会坐视不理,保护凰儿,不管是在皇室还是在家族,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有东方昕宇郑重保证,叶子皓这才露出松一口气的神情,也就不再揪着这茬儿不放了。

   俩人说起京城里的一些话题,不多时庄明宇进来禀报,云来酒楼过来问可要现在摆席。

   “摆吧,酒用我们带来的桂花酒。”叶子皓便说道。

   不一会儿,客栈伙计就进来在厅上摆桌,后面跟着几个酒楼来的伙计摆上席面,都是不错的菜肴。

   而庄明宇抱过来的桂花酒,里边不只是放了桂花,也有人参、枸杞、天麻、熟地黄等补药。

   澄黄色的酒液显得清静雅致,入口醇香、下喉爽滑、滋味醇厚、还不上头。

   一杯酒几口下肚,东方昕宇忍不住赞道:“这酒清洌爽口,配得不错。”

   上一回他喝过的桂花酒,最多就是几片人参、一把枸杞,可谓朴素。

   从酒药搭配都可见叶家如今日子富贵了。

   只不过这只是寻常药酒,并不是葡萄酒,谁家里还没个泡养生药酒的呢,到底是不好放铺中卖钱了。

   不过自饮或是待客到确实不错,也值得夸赞。

   “这是凰儿泡的,她就喜欢搞些小玩意儿。”叶子皓一脸自豪地说道。

   “荣幸之致。”东方昕宇一听不由高兴地笑了。

   凰儿泡的酒,怕是北辰曦也没机会喝呢,他占了先机自然高兴。

   叶子皓看他眼中闪过微光,也不由好笑。

   暗道还好如今凰儿身份没公开,不然要应对这些表哥,还有祁王府其他表兄弟姐妹,怕有得热闹了。

   酒过三巡,东方昕宇随口一问:“你这代掌城守做得如何?新来的大人与你关系好么?”

   “……还好。”叶子皓心中一惊,连忙含糊地答道。

   “还好?”东方昕宇奇怪地看了叶子皓一眼,“这人不是你举荐的么,关系应该不错才是。”

   “表兄,我就实话说了吧,我并未见过这位许大人,但我在青华州一年,对他的家人却是很熟了,加之听说了他的一些事,相信以他的人品,足以在地方上有一翻作用,这才举荐。”

   叶子皓没想到东方昕宇还追问起来了,原本地方政务不该这位亲王世子插手,但此刻他们是表兄弟闲谈,说什么都不奇怪了。

   但既问起,就算此时他隐而不说,若东方昕宇在这里多呆一天,哪怕不是明天一早走,都很可能就发现真相了。

   既是如此,那就如实交代,让他帮着隐瞒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