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l US - 214 - 2547 - 142

Home » 未分类 » 1041_a2066

1041_a2066

   不过夜深了,叶青凰也不会由着他们没完没了地玩水,等孩子咯咯地开心笑出了声,便以明晚再玩为由,将他自水里捞了出来。

   “娘……”小家伙双手搂着叶青凰的脖子,还在撒娇不想走,还告状,“爹爹在玩!”

   “嗯,爹爹不听话,小吉祥听话。”叶青凰抱着孩子转身往床边走去,随口应答着。

   叶子皓看着娘儿俩的背影,嘴角抽搐了几下,有些哭笑不得。

   叶青凰给孩子擦干后立刻换上衣裳,又替他擦头发。

   “小吉祥困不困?”叶青凰看着竟然还朝着浴桶那边扮鬼脸的孩子,无奈地问。

   “困!”小吉祥大声回答,随即又咯咯地笑了起来。

   叶青凰无奈,只得将孩子塞进枷椅中,免得他一个人在床上不老实睡觉,自己爬下来,搁在枷椅中行动就受到限制了。

   而且,还得将枷椅搬到浴桶不远,不然他还得闹。

   “听话,乖乖坐在这里,娘帮爹爹洗头发,你不许闹,不然娘要生气了!”叶青凰在孩子脸颊上吧唧了一口,却故作严肃地盯着他说道。

   若不是这样,小吉祥都不会认真听进她的话。

   这孩子越大越有想法,性子渐渐活泼,只是嬉闹之时也有些顽皮,批评他会不开心,打他屁屁就撒娇,有时还会耍赖呢。

   旅游外拍美女长发飘飘阳光下好清纯

   是一个让大人没法认真起来生气的小可爱,而这年纪正是玩耍的时候,也是接受外界事物有了思想应该分辨是非的年纪。

   叶青凰才不想太严肃、却也不能疏忽大意,就像不久前叶子皓还要教孩子背《三字经》,她就觉得太早了,强行记忆不见得是好事。

   但有些事情应该知道是非对错。

   就像今天叶子皓批评小吉祥做出了危险之举,小吉祥虽然委屈,但叶青凰不会去责怪当爹的,而是引导孩子去回述事情经过,确定是做错了。

   而现在,孩子玩耍正开心,哪怕很晚了,她也没有强求孩子必须乖乖躺进被窝里闭上眼睛等瞌睡。

   瞌睡来了,自然就睡着了。

   而现在,孩子坐在浴桶不远,看到爹娘就在身边,白天的不安在夜晚时急剧加深,而现在却又迅速得到了安心的抚慰。

   爹娘就在他身边,在陪着他开心,他的笑声清脆开朗,这才是以往的小吉祥。

   叶子皓明白叶青凰的苦心,心中歉意也更深了。

   “今天让你担心了,还要安置许多事情,还要照顾孩子。”

   在叶青凰为自己洗头时,他反手抚上她的脸颊,目光微则看着她。

   “我只担心你因此引起的危险,其他都不担心。”叶青凰微微一笑,目光温暖地看着男人,认真地说道。

   “虽然因此让你丢了官,但我不后悔,我也认为你没有做错,我也没有做错。”所以,担心什么的,先抛一边去吧。

   “嗯,我和你一样。”叶子皓回以微笑,却道,“但我不担心因此引起的危险,我担心的是你因此受到的委屈。”

   “你我青梅竹马、情投意合,你为我科举付出那么多,如今又相夫教子无可诟病,却要被人这般欺负,而我却不能反击回去,只能带你回家。”

   “皓哥,这样就够了,你做得很好,再说,损失的不是我们,是别人。”叶青凰说着,突然倾身上前,也在叶子皓脸颊上亲了一口。

   “娘!亲亲!”小吉祥本来坐在一旁手舞足蹈地玩耍着,突然看到娘亲了爹爹,顿时坐不住了,他也要!

   “臭小子!你再闹老子真要生气了!以为今晚不会揍你屁屁是不是!”叶子皓表情不悦地瞪向儿子。

   猛然得了媳妇儿亲亲正高兴呢,还来不及反亲回去,就让孩子这么一闹,媳妇儿立刻坐回去保持了距离,没了机会。

   “娘!爹爹骂!”小吉祥立刻噘了嘴告状。

   “嘿,臭小子告状到是溜了!”叶子皓气笑了,手指在水面滑过,差点就要鞠了水去泼儿子。

   叶青凰及时按住他的手,无语地白了他一眼:“多大了呢,还想和儿子在这屋里打水仗不成!”

   “咳咳,你把他再丢进来,我保证他认识到和爹爹战斗准输的错误。”叶子皓讪讪收回了手,却嘴上不罢休地嚷着。

   “唉,若外面的人知道叶大人在家里是这德性,怕要惊掉眼珠子了。”叶青凰也被幼稚男人给逗笑了,忍不住嘲笑他。

   “那怎么一样,在外面我是叶子皓,在你面前我是夫君,在小吉祥面前我是他爹,身份不同、关系也不一样,如何能比较。”

   叶子皓横了叶青凰一眼,突然一捧水朝她脸上泼去。

   “叶子皓!你还上瘾了是不是!信不信我和小吉祥一起揍你,把你赶到外边睡地板去!”

   叶青凰猛地闭了闭眼,就让男人在唇上啄了一记,顿时生气地瞪起了眼睛,两手叉腰骂了起来。

   “是、是、是,为夫知错了,娘子你别生气!”叶子皓扑哧一声笑出来,在叶青凰脸色难看时连忙低了气焰认错。

   “娘子大人大量,不生气哈,乖,快给我把头发洗好,水要凉了。”叶子皓见叶青凰仍板着俏脸,继续求和,外加转移话题。

   另一边,小吉祥看着爹娘吵架也不懂在吵什么,只是看爹的样子是输了,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挥舞着小手也想加入战阵。

   屋里一下热闹起来,还好下人有规矩,这时候不会在屋子外面呆着,孙氏也回了西屋那边,客栈的小厮候在院子外面。

   叶子皓还不知道他们在城守府正院伺候的那些丫环和小厮竟然没有跟他们出来,叶青凰也未告诉他。

   屋里的热闹,只有叶张氏替叶重信倒洗脚水时,出来看了一眼,也不禁好笑。

   她回了屋就叹道:“以前住得远,后来跟儿孙住一块儿了,还是隔着院子,也不知道他们平时都怎么过的日子。”

   “怎么?”叶重信盘腿坐在床边,又开始打磨积木,看了婆娘一眼。

   “东屋里热闹着呢,你没听见么,小俩口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小吉祥还没睡觉,也跟着嚷嚷呢。”

   叶张氏笑着解释,叶重信听了也不觉好笑,便道:“这说明他们没有受到影响,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