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l US - 214 - 2547 - 142

Home » 未分类 » 038_a2054

038_a2054

刚遇乞儿,又见偷儿!

看着你追我跑的人,宁侯爷开口,“这义安县倒是挺热闹。”声音浑厚轻缓,透着一种漫不经心,带着天然的慵懒。

站在宁侯爷身边的莫尘,听到自家主子的话,低头看看自己脚尖。虽跟在侯爷身边近十年了。可是,他仍摸不透自家主子的性情,喜怒。

所以,刚才侯爷说‘义安县真热闹’这话,他到底是真的觉得有趣?还是,只是在嘲讽而已?莫尘还真不敢确定。

“下……下官叩见侯爷,侯爷万福金安!”

一道声音入耳,看着急匆匆赶来叩拜请安的王远,莫尘面无表情看着。

侯爷人都到快到他家门口了,他才知晓,才来叩拜。如此甚好!一个专注在自己一亩三分地,少关注其他的县令,不太惹人厌。

王远跪在地上,心头抑制不住的砰砰跳。刚听闻宁侯爷来义安县了,王远还觉得是天方夜谭,一点不信。可现在……

虽从未见过宁侯爷,可看着那张脸,王远毫不犹豫的相信了,他眼前这个就是宁侯爷不会错。

宁侯爷这张脸,一眼看去,王远忽然发现自己才疏学浅,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就这么说吧,王远活了三十多年,没为哪个女人直过眼,但却被一个男人给惊艳了!

这样貌,女人尚且不及呀!

之前,总有传闻说宁侯爷不费一兵一卒,只用他那张脸就击败了敌军。王远一直觉得这事儿很扯淡!可现在看来,也许传闻是真也不一定。

清纯少女浴室湿身性感写真

只是,那一次大宗胜的羞于启齿,用男色诱敌,纵然胜了也难以扬眉吐气。而北荀,竟被男色所祸,败的更是奇冤无比!

要说宁侯爷也是有本事,竟能让胜方和敗方都感灰头土脸,这也是奇事一桩了。

在王远跪在地上,心里忐忑着,脑子里乱想的时候。宁侯爷却似根本就没发现他的存在,眼睛望着不远处,看人花式抓贼,看的饶有趣味!

狂奔,跑到头发都快竖起来了,抓贼的决心有多大,从那飞扬的头发稍都能看出来。

最终结果,不负她的速度和决心,那小贼被稳稳的抓到了!

贼是抓到了,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力气把钱袋子给抢回来。毕竟,刚才那一通疾奔狂跑,也是相当费力的,对于一个不会飞檐走壁,不通武功的女子而言,她体力应也应该差不多耗……

“跑,我让你跑!”

“偷,我让你偷!”

“你个臭娘们,给我松手,啊……”

“骂,我让你骂!”

撕嘴,插眼,揪头发!

一连串的动作,无招式可言,但却一点不妨碍她把人给打的无力招架。

看那贼子捂着眼睛,被那小女人拽着头发给拽到地上!

“让你给我手长,嘴贱!”训着,动口又动手,对着地上的小贼一通拳打脚踢。且打人的动作,干脆利索,几乎可以用行云流水来形容。

看那利索劲儿,让人很有理由怀疑,打人这事儿她也许经常干。

“钱袋子呢?给我拿出来!”厉害着,不等小贼主动交出,就直接从他袖袋里给拿了回来。

拿着钱袋将里面银钱倒出来……

“一,二,三,四,五……”

数数自己的几个铜板都在,随手给装起来,接着对着那小贼伸出手,“拿出来!”

小贼躺在地上,看着那用膝盖压着自己的人,看看她腰间的荷包,“你不已经把钱袋子拿过去了吗?”

“我自己的荷包是拿过来了。现在,我说的是你的!把你的荷包给我拿出来。”

小贼:……

无语过,心里直骂娘,他一个当贼的,今天遇到一个明抢的。为了几个铜板,让他搭进去二两银子,绝对不可能。

“你想都不要想,小爷我今天,唔……”话没说完,腹部挨了一拳,随着一只手往他怀里一探!眼看荷包被拿走。

身为贼,反被抢,如何能忍,“把荷包给我拿过来。不然……”

“再废话,我就去报官。”苏言盯着地上的小贼,掂量着手里荷包的重量,没什么表情道,“你是想花钱消灾?还是想我把这赃物交给县令大人,让他把你给抓起来丢进大牢?”

听言,小贼脸色难看,绷着脸,张口,正要说话,被打断……

“苏妹妹,苏妹妹……”贺良看到苏言,疾步跑过来,“这是咋地了?发生啥事儿了?”

苏言看一眼地上的小贼,看他点头屈从,苏言站起来,自然将荷包收到自己袖袋,表情分外自然道,“没啥事儿,就是不小心把他给撞到了。”说完,伸手拉过贺良,“走吧。”

只是不小心把人撞到了?可贺良刚才看苏言明明是拿膝盖在压着那人,那架势,无论怎么看都像是收拾人呐。“真的没啥事儿吗?”

“嗯,没事儿。”

看苏言如此,而那躺在地上的人也善美都没说,已爬起来离开,贺良也没再多问,只是看到苏言裙摆上的灰尘,弯腰给她拍打着,不放心道,“你还是跟我一道去买东西吧!不然,你一个人我老担心。”

看着那弯着腰给她拍打尘土的汉子,苏言点点头,乖顺道,“那我听良哥哥的,你去哪儿,我去哪儿。”

贺良听了,看看苏言,笑了,笑的憨厚又腼腆。

一个老实巴交,又耳根子软的汉子;一个明明比贼还彪悍,却又擅于装乖的小媳妇儿!

看完程,宁侯爷就这一个感觉。

虽然只看到那小媳妇儿身手,没能看到她样貌。但,十有八九应该长的不错。因为长的不错,所以装起乖来,说起好听话来,才更能糊弄人。对于这一点,一直持色行凶的宁侯爷,可是感悟最深。

“侯爷,这里有家酒楼饭菜味道很是不错,您要不要去尝尝看?”一直未吱声的丁百胜,小心翼翼道。

丁百胜说完,看宁侯爷点头,赶忙欢天喜地的到前方引路,“侯爷,您这边请,这边请!”

在宁侯爷转身朝酒楼走去的刹那,苏言亦是正好转过身来,视线不经意间落在宁侯爷身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Post Tagged with